工作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抗疫•复学大家谈之四|谭桂林:始终保持一种自信的微笑!

发布日期:2020-04-29    点击:

谭桂林,湖南耒阳人,1959年2月生,文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1999年晋升教授。2000年起曾担任湖南师范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杂志主编、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院长、湖南省普通高校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现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等职务。2011年3月受聘南京师范大学“杰出人才资助计划”,调入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工作。2004年国家人事部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06年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8年湖南省第三届优秀社会科学专家;主要学术兼职有中国鲁迅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社科院《文学评论》杂志编委、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南京师范大学学位委员会委员等。

(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带头人)


亲爱的同学们:

上个月的一天,因为要校对一篇稿子,资料都在办公室,我特地向学校提出申请,获准去了一趟随园。那天是雨后初晴,随园里的大树小树都被春雨洗得干干净净,满眼青葱翠绿,南大楼东头的山茶花开得红红火火,校园里的桃花樱花也在蓄势待发,自然界在遏抑不住地展现着自身的生机。但整个园子里少了往日蓬勃的人气,偌大的校园除了几个工人在默默地打扫路旁的落叶,似乎就只有我在路上行走着。这样的随园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仅惊讶于它居然能够如此的安静,而且也不自禁地为这盎然的春意不免空负而落寞神伤。现在同学们平平安安地回到了学校,回到了你们想念已久的校园,随园又成了充满学子们的欢声笑语的世界。不仅同学们自己高兴,所有的老师们为同学们高兴,就是校园的草草木木,花花鸟鸟,也都会为同学们的归来而兴奋不已。

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不知多少人的生活节奏。去年岁末,当同学们交上最后一门试卷,轻轻松松地踏上回家与亲人团聚的旅途,谁也不可能想到这个寒假会被一种病毒的肆虐拉得如此的漫长,搅得如此的艰难。我和大家一样,一放寒假,就欢欢喜喜回老家长沙过年。不上几天,武汉封城,原来计划好的事情不能做了,原来想见的人也不能见了,在长沙闭关一月,直到2月15日才终于回到南京自己的家。那天南京大雪,到达南京已是晚上。顶着雨雪,拖着行李来到小区的门口,小区保安听说我们来自湖南,与湖北毗邻,顿时如临大敌。几个人围了上来,又是测体温,又是填表格,还要签各种各样的承诺书,在寒风冷冽中足足折腾了半小时。第二天一早,就有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安装摄像头用于监控,但因我家的WiFi装在卧室,门口信号不好,工作人员怎么摆弄也找不到可以装摄像头的位置。看着工作人员一脸为难的神色,我对她们说:“你们放心好了,有监控也好,没监控也好,我们都会严格遵守居家隔离14天的政策,绝不出门半步”。见我说得如此坚定,工作人员点点头收拾东西走了。我真的很感谢她们对我的宽容和信任,没有硬逼着我去把WiFi移到客厅来。后来还有一件事也让我非常感动,隔离期满后,我第一次下楼,看到楼梯口的门上贴着一张告示,上面写着:本单元XX室一家从湖南返回,从XX日到XX日居家隔离,如发现该户人家擅自出门,请大家予以举报。这张告示是用粉红色的纸做的,贴在门的背面,只有我同单元的邻居才能看到,等我买菜回来后,告示已被工作人员揭去。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温暖,觉得这社区工作人员真是不易。他们要确保一方平安,肩上担子不轻,但工作还做得如此细致,也那么体贴。想想这些社区工作人员的辛苦劳动,自己这十四天困在家里的闷气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确实,人类历史上与病毒瘟疫的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息过,但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巨大灾难中幸存下来,得到进化,就因为每一次这样的危机时刻,人之为人具有一份对自我责任的自觉与担当,对他人的信任与帮助。现在,中国的疫情已经大幅缓解,但国外的疫情依然严重,疫情的反弹像一把达摩克里斯剑,悬在我们的头上,随时有可能掉下来。这场抗击病毒的战斗,看来将会旷日持久,我们不是舍命奋战在最前线的医护者,我们也不是辛勤劳作在生产防护物资的劳动者,我们只是校园里的求知者。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们能为人类抗疫的最后胜利所做的事情首先就是担起责任,遵守规则,保护自己,充实自己。在这样的特殊情势下,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好了你的同学,充实自己,就是为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当然,我们不太可能像莎士比亚那样在凶猛的瘟疫中写下他的传世名作,像加缪那样面对鼠疫去思考人生得出生命存在的真谛,但我们至少可以在禁足和避免社交的日子里,给自己定下一个小小的规划。等到生活学习终于走向正常时,回眸一看,啊,原来自己也可以做出这么多的事。这里还是说说我自己的经验吧,疫情开始至今,我不仅读了多本自己平时想看而没有时间看的书,更重要的是,三个月来,差不多一天一片,我几乎看完了所有我能找到的经典日韩影片,而这个也是过去一直想做但没有时间做的事。说到底,疫情再艰难,我们在负起责任、遵守规则的同时,也要努力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有趣,这也可以说是不让疫情把我们击败的一种有效的策略吧!

在美国普利策奖得主劳里·加勒特《逼近的瘟疫》一书的序言中,作者指出,“我们总是希望,历史只发生在‘别人身上’发生在‘过去’,我们自己却会置身于历史之外,而不是与它缠在一起,密不可分”。亲爱的同学们,现在历史已经发生在当下,已经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正在与人类抗击新冠病毒的历史缠在一起。当然,这种相缠,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但唯一肯定的也是应该做的是,我们一定要在这种与历史的相缠中始终保持一种自信的微笑,一份向上的乐观心情。

信手写来,担心有点大而无当浪费同学们的时间,就此打住,谢谢同学们耐心读完。祝大家心境明朗,前景辉煌!

谭桂林
2020年4月23日

Copyright © 南京师范大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专题网站